栝俴鼠羲庈部紱釬蟀礿11 濛數噱隙餵1.37勀砬啋

眅誠坒蚐趙悝衄癹鼠侗

2018-02-27

吤杬伈す怢蛁聊華硊筍む妗植習謹懂佽ㄛ救器輿諫符岆試れ祭ㄛ扂蠅植2014爛羲宎ㄛ植珨媼盄傑庈羲宎ㄛ扂蠅猁鞣鞣楷桯善侐盄﹜朼祫侐拻盄傑庈﹝

﹛﹛植2010爛祫2017爛爛菁ㄛ姘曇瓬氪軞杅15142瞰ㄛ曇瓬湮ん夥42676跺﹝諍祫2017爛菁ㄛ姘ん夥曇瓬惆靡腎暮侕眒湛373000﹝暮氪植笭④庈綻坋趼頗賸賤善ㄛ諍祫醴ヶㄛ笭④庈鼠鏍赻堋腎暮曇瓬疻极麼ん夥侕芼ぢ2300ㄛ濛數傖髡妗囥ん夥曇瓬250嗣瞰ㄛむ笢ㄛ2016爛湛81瞰ㄛ2017爛芼ぢ100瞰ㄛ斐盪妢陔詢﹝

﹛﹛む笢ㄛ腦膘﹜刓陲﹜侐捶﹜裘咈﹜綬控﹜ч漆脹吽爺桶尨ㄛ2018爛蔚軘磁堍蚚蕾楊﹜芩華﹜踢﹜俴淉脹忒僇ㄛ煦梗植秶僅蜊賂﹜賦凳覃淕﹜淉習覃諷﹜芩華鼎茼﹜踢睄鉆﹜瑞玸滅諷脹源醱堤怢渠囥ㄛ湮薯楷桯蛂滇逤醣庈部ㄛ崨妗芢輛陔珨謫麟蜊馱釬ㄛ嗣耋賤樵福稊◎融捈ㄛ蚰疑滇華莉庈部煦濬覃諷ㄛ芢雄膘蕾滇華莉庈部す恛翩艙楷桯酗虴儂秶﹝﹛﹛1堎16ㄛ弊芩訧埭窒﹜蛂滇睿傑盺膘扢窒蠶葩砩獗ㄛ埻寀肮砩朻栠﹜鰍儔﹜獐笣﹜磁滔﹜狪藷﹜痑笣﹜挕犖﹜嫘笣﹜痰刓﹜欷④﹜傖飲脹11跺傑庈瞳蚚摩极膘扢蚚華膘扢逤醣蛂滇彸萸妗囥源偶﹝涴珩砩庤覂菴珨蠶窒扰腔13跺彸萸傑庈垓蕭醽輮脾忝袪﹝﹛﹛笢硌埏煦昴侕褥玴ㄛ2017爛眕懂ㄛ笢栝儅憤凳膘劃逤甜撼腔蛂滇极炵ㄛ珂綴堤怢嗣砐淉習嘆療蛂滇逤醣庈部楷桯﹝

﹛﹛珋峈ㄩ笢弊抎楊模衪頗頗埜ㄛ笢弊抎楊模衪頗蚳珛撰﹝

﹛﹛﹛﹛瞳兜疏肅岆絞眳拸壕腔珂眭ㄛ坻婓遠噫豐燴悝﹜汜怓悝﹜芩華冪撳悝脹源醱腔韌獗堈堈閉埣賸肮奀測﹝奀祫踏ㄛ湮嗣杅刳檀酸旂堁騧匐腔佷砑詢僅﹝圉跺嗣岍槨徹民ㄛ瞳兜疏肅燴砑笢腔剆輹蟋媯贍迖章媝菠僇棵舜ㄛ筍淏褑垀佽ㄛ※笭猁腔祥岆鳳ㄛ奧岆贗薯煖須§﹝+1

﹛﹛婓ゐ雄痀宒奻ㄛ痑笣庈鏍淉擁擁酗郅邞堁賡庄賸堔蔭椅囡砐醴ㄩ啞囀梤轎煤伓脤笥谿砐醴﹝渀勤畛笣⑹げ嬪模穸ㄛ蚕痑笣庈菴媼佸鵊諂盡葡橛毓事黃妍袎祰牰槳ㄛ甜蛹孮遞氪笥谿﹝

﹛﹛PMQ元創方為你帶來全新互動展覽!「OLDTOWNWALKABOUT:舊城片隅」以五六十年代的舊中上環街頭巷尾為主題,聚焦昔日鄰里關係,把往日的大城小事重現大家眼前。活動利用插畫、道具及立體錯視藝術重現舊日的生活點滴。參觀者可以踏進傳統理髮店及舞獅等場景當中,手執懷舊道具,重訪往日足跡。其中,「飛短留長」傳統理髮店及「喜氣洋洋」傳統舞獅表演分別設於S506及H502走廊位置;而「時光隧道」立體錯視藝術則將由2月中旬起,於PMQ元創方地下展出。是次展覽更備有懷舊換裝紙公仔作為特殊紀念品,重現舊時集體回憶。在香港社會發展初期,大多數家庭並不富裕,孩子經常以紙作樂。其後,可更換服裝的紙公仔更是大受歡迎,成為香港經典玩具之一。為讓海外旅客體驗香港舊時代玩具,紀念品特設三款不同服裝,分別象徵PMQ元創方身處的地段在歷史上不同時期之角色。由2月中開始,所有海外旅客只需到訪PMQ元創方地下服務中心(SG01)並出示有效旅遊證件,即可獲得懷舊玩具換裝紙公仔一份!再到展覽場景「飛短留長」及「喜氣洋洋」拍照上傳至任何個人社交網站,並標籤#OldTownWalkabout或#舊城片隅,即可分別於HeritagePMQ(S508)及味道圖書館(H504)再獲得額外兩款不同的懷舊服裝,體驗舊時代經典玩具!特色紀念品數量有限,先到先得,送完即止。日期:即日起至3月31日上午7時到晚上11時地點:PMQ元創方免費入場內地知名篆刻藝術家魏傑日前來到香港,在中央圖書館進行了篆刻講座和製作演示。他在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時表示,理解篆刻應從文化的角度去審美,近年傳統文化的回歸更掀起年輕人學習篆刻的熱潮,因此他對篆刻的未來充滿信心。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徐全篆刻從來不是靜止的,它一直存在於歷史的敘述中。如同魏傑對自己的作品定位一樣,這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學篆刻受祖父影響問:你今次來到香港中央圖書館進行講座的緣起為何?答:這是第三次來到香港,前兩次是旅遊,而這次來港則是應香港書法家容浩然先生邀請,到中央圖書館進行講座,向香港市民介紹有關篆刻的知識。我過去一直都是學習篆刻的,曾在西安美術學院任職,已經有十多年的歷史了。問:你當初為何會學習篆刻?答:這說來話長。我的祖父在1910年代於上海的美專(學習),那時包括豐子愷都曾經教過我的祖父,所以他回到西安之後一直都在畫畫。我小的時候看自己的祖父畫畫,然後蓋印,所以受到這一影響,自己十多歲就喜歡上篆刻了。這算是學習篆刻的起源吧。問:學習篆刻有哪些困難?答:我開始學習篆刻的時候,乃是在上世紀1970年代,當時學習篆刻的資料非常匱乏。我家離碑林博物館比較近,所以就時常去博物館抄寫一些篆字。後來,處在自學狀態中,經過老師的指導之後,啟發比較大所以走上正軌。在整個學習的過程中,對篆字的了解程度實際上影響篆刻的學習。無論誰學習篆刻,都無法繞過篆字這一關。國學熱驅動篆刻熱問:目前中國學習篆刻的情況如何?答:學習的人非常多,非常踴躍。尤其是近幾年來,在全國的各大美術院校,現在幾乎都有書法專業,篆刻成為了這個專業中最為重要的課程,培養大量的年輕人。篆刻出現熱潮,乃是傳統文化回歸的產物。在上世紀80年代,中國人一窩蜂學習西畫,這些年比較倡導文化自信,所以學習傳統文化的人也就多了。問:對香港、台灣和中國內地的篆刻發展比較,你有何看法?答:三地的交流實際上非常多。去年12月剛剛去過台灣進行交流,而且舉行一個聯展,效果非常好。台灣的藝術風格更加傳統和守成,中國的篆刻風格更加變化多樣和豐富一些。問:作為漢字國家的日本,篆刻情況如何?答:日本過往對篆刻也非常推崇,但目前的情況似乎比較嚴重。去年的5月,我和日本的篆刻界有一個交流,在這一過程中也舉行了聯展,發現日本的篆刻家明顯老齡化。我向日本同行提出了這一問題,他們表示目前的日本年輕人不太喜歡篆刻。學習篆刻的人,多為退休的高齡人士。這與中國學習篆刻的二三十歲年輕人,情形構成了鮮明的對比。在中國書法家協會舉行的篆刻培訓班,報名者都在百人以上,喜歡篆刻的年輕人很多。問:民間篆刻和學院派有何異同?答:二者之間曾經有差異,但是這種差異不是非常大。很多民間篆刻家都是從學院畢業出來的學生,交流非常多。前些年時,社會中的民間篆刻家在創作時顯得比較隨心所欲,刻得很自由;學院派的則顯得比較傳統。但是到了這幾年,這種差異已經不那麼容易分辨。印刻應有古典審美問:你如何概括自己的作品風格?答:我從小生活在西安,這是秦漢印的故鄉,所以從小受到這一方面的薰陶比較重。我的作品前期受秦漢印的影響比較大,比較端莊和大氣,但是有時若操作不當會顯得比較死板。所以後來我又從事了戰國的古璽,顯得比較靈動一些。因此前後風格上會有所不同。問:中國古代或是華人社會的一些地方,公家機關的印章仍舊是傳統的方印篆刻形式,你如何看待這種日常風格?答:實際上,在中國古代,甚至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那個大印也是方的,就是由一個篆刻家刻的,已經在博物館了。中國古代的官印也是方的,變成圓形是1950年代之後的事情,應該是西方傳進來的。古代中國,從中央到地方,甚至縣一級,都是方印。圓印顯得過於實用,比較缺乏中國傳統的審美風采,和篆刻走到了兩個方向上。我個人仍舊喜歡傳統一些的藝術。問:目前青年人學習篆刻,和上一代人有何不同?答:青年人學習篆刻更加便捷、資料更加豐富,能夠少走彎路。我們經歷過曲折,可以說是要什麼有什麼。要尋找一個篆刻的老師,也非常容易,所以現在的年輕人比較容易出現優秀的篆刻家。問:你認為篆刻背後有哪些文化意義?答:篆刻和書法是一母兩子的關係,母親就是漢字。在目前內地,非常流行刻自己的姓名章,很多人就是從這一過程開始,然後學習了篆刻。在中國古代,人們是不簽名的,都是以蓋章的方式確認某一種文書,這是篆刻在歷史發展中的地位。在我小時候,都要拿出自己的章蓋一下,郵遞員才會將信件給你。但在日本和韓國,人們仍然在用印收發信件。使用印章,才更加具有儀式感,顯得更加神聖。問:西方人理解篆刻藝術,有哪些障礙?答:這個障礙其實主要在文字方面,坦白講,這個障礙不太容易克服。因為西方人學習漢字都有很大困難,學習古代的漢字就更加困難了。西方人在形式上,會認同篆刻的藝術感,但是內在的審美上則很困難。因此,篆刻在西方社會顯得非常、非常小眾,所以篆刻在東亞地區會比較流行。黎子珍浸大「佔領」事件早有預謀,背後有政治組織和激進學生干擾院校自主,並且有借助反普通話推動「文化港獨」的圖謀,企圖一刀切斷港人對國家民族的認同,要從香港青年學生的頭腦裡徹底抹掉中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的印記。對於這種「文化港獨」,必須高度警惕。浸會大學10多名學生早前「佔領」語文中心,威嚇教職員。事件中的兩名搞手劉子頎、陳樂行已被校方勒令停學,直至學生紀律委員會完成調查。校方有根有據的決定,卻引來多名激進分子「幫兇」無理仇視及攻擊。港大、中大、城大「民主牆」先後出現粗口辱罵浸大校長錢大康標語;浸大校園周邊亦發現多處刑毀,遭人噴塗「不要普通話」等字句。背後有政治組織和激進學生操控新爆出的視頻顯示,浸大高級講師陳士齊,當時在「佔領」現場,多次阻止保安進入語文中心維持秩序。陳士齊早前曾多次公開批評浸大的普通話考試政策,他曾是香港激進組織「社民連」的創辦成員之一。「港獨」組織「熱血公民」主席、倒插國旗和區旗的反對派立法會議員鄭松泰,也是浸大「佔領」事件的幕後黑手。鄭松泰第一時間在臉書大肆煽動學生,更「引導」他們去香港平機會投訴。在他的「鼓勵」之下,浸大學生會更加有恃無恐地將事件升級。被校方勒令停學的兩名激進學生,過往言行均曾明確支持「港獨」。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在開學禮向新生致辭時公然「播獨」,呼籲以「台獨」暴徒鄭南榕為榜樣,慫恿新生所謂「守護香港」;劉子頎又與大搞校園「播獨」的「香港民族黨」關係千絲萬縷,例如去年七月「香港民族黨」因主張「港獨」而被警方禁止舉行集會,劉子頎當日亦有份參與,並被警員在尖沙咀截停問話。中醫學及生物醫學系五年級生陳樂行是反普通話團體「港語學」召集人,長期參與、策劃「港獨」、「反中反普」等活動。去年九月,校園「港獨」事件不斷發酵之時,陳樂行在浸大「民主牆」上張貼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港獨」言論,10月初又再次發帖自認:「鶪擏痗K鰼i『港獨』海報。」陳樂行還曾與「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關係密切,去年七月一同出席反對任命蔡若蓮擔任教育局副局長的記者會。劉子頎與陳樂行更與多個「本土派」人士聯繫密切,其中「社民連」創辦成員、浸大宗教及哲學系高級講師陳士齊在「佔領」前曾就普通話考試邀請陳樂行出席他的網台節目,隨後便在「佔領」過程中親自為學生「把風」。「佔領」事件早有預謀顯然,浸大「佔領」事件早有預謀,背後有政治組織和激進學生干擾院校自主,並且有借助反普通話推動「文化港獨」的圖謀。「佔領」事件由浸大普通話考試引起,少數激進學生視普通話教學為「洗腦」、「舔共」,公開宣傳香港學生不要普通話。「佔領」事件發生後,當年傾力支持及呼籲基督徒參加非法「佔中」行動的浸大文學院副院長羅秉祥撰文,呼籲校方取消普通話合格才能畢業的要求,羅秉祥的「理據」是,同學對普通話有偏見,源自他們對「中央政府的討厭」云云。這位「佔中教授」仇視普通話的歪理,揭開浸大風波本質是「文化港獨」的底牌。根據浸大「校方資料」,於2007至2016年的十年間,只有5人因普通話不合格而被拖延畢業。數字證明,在浸大,即使十年來外邊風風雨雨,也無礙普通話學習的勢頭。因此根本不是大部分浸大學生反對學習普通話,而是背後有政治組織和少數激進學生干擾院校自主,令所謂反普通話成為校園「播獨」議題。浸大「佔領」事件背後政治組織和激進學生的圖謀,是借反普通話推動「文化港獨」。實際上,故意借助簡繁體字、普通話粵語之爭推動「文化港獨」,是激進反對派和「港獨」勢力一直倒行逆施的行為,這方面公民黨毛孟靜、新民主同盟范國威、「熱血公民」鄭錦滿早有前科。這次浸大「佔領」事件背後政治組織的圖謀,是企圖一刀切斷港人對國家民族的認同,要從香港青年學生的頭腦裡徹底抹掉中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的印記。對於這種「文化港獨」,必須高度警惕。劉斯路資深評論員香港政府將於2月28日公佈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香港會計師公會預計,截至3月底年度港府財政盈餘達1760億元,而財政儲備將增至超過萬億元。畢馬威則料港府盈餘達1800億元,財政儲備相等於約28個月的政府開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沒有透露財政盈餘具體數字,但是承認庫房水浸,並且承認主要來源是「政府賣地收入及印花稅收入理想」,也就是說,財政巨額盈餘來源於土地房屋。那麼,這筆錢很應該也用回到開拓生地,建築廉租屋和其他公用房屋。對於財政巨額盈餘的再分配,社會上主流意見都不贊成再派發現金給市民,因為這樣會分散了這筆社會資源。無疑,政府作出適當的「派糖」,是合情和合理的。但是,政府資源應該向哪個方向和領域投放,則是意見紛紜。筆者認為,當局應該毫不猶疑,將資源從頭投放在拓地起屋,平抑樓價,並紓緩茤虷矰嶀W樓困難為當務之急。說實話,本年度財政巨額盈餘來得有些「不義」,畢馬威稅務預計,計及未來推售的青衣、啟德兩塊地皮,今個財政年度賣地收入約1800億元,而印花稅收入約860億元。這就是說,財政巨額盈餘還是來自「高地價」「高樓價」和「高租金」。值得指出的是,「土地財政」是香港需要改革的結構性癥結,而賣地收入的動盪,也正正說明這不應該是財政合理、正常的收入主要渠道;其次,當我們為賣地收入不佳而懊喪的時候,難道不應該為賣地收入的超高也感到悲哀嗎?現代國際社會的種種經驗已經證明,靠「土地財政」的政府遲早要翻船。建設公屋不可再拖再就是,「三高」導致庫房水浸,但是「三高」實際也蠶食了香港市民的財富。去年樓價指數上升了15%,多數業界也預測今年還要升15%,樓價之高蠶食市民的財富,而印花稅更是直接多收市民腰包裡的存款。名義上,香港是實行低稅制,但是,市民即使不計樓價飆升而額外多付的支出,就算交付印花稅的支出也因為樓價的飆升而飆升得驚人。要指出的是,約860億元的印花稅收入大部分是香港市民支付的,而不是外來資金支付的。因此,邏輯應該是非常明確的,財政巨額盈餘來源於土地房屋,那麼很應該也用回到土地房屋之上。政府開拓土地不可再拖了,政府加快公共房屋建設也不可再拖了。根據運輸及房屋局發佈的《長遠房屋策略》2017周年進度報告,指未來10年總房屋供應目標維持46萬個單位,公私營房屋比例維持六比四。不過,已掌握的土地全部順利建屋,亦只能興建萬個公營單位,仍有萬個公營單位未有地。土地供應不足是本港房屋問題的癥結所在,未來無論增建公屋、推出資助性房屋,還是增加私營房屋,都需要有足夠土地。而現實是,公屋輪候冊的申請現時已迫近30萬,輪候時長一延再延,而過往多次居屋等資助性房屋推售,均出現大幅超額認購,反映公營房屋無論是出租還是出售均供不應求;另外本港居於不適切居所(包括俗稱「茤苤v的分間單位、籠屋、床位、板間房或天台屋)住戶約有萬個,比去年增加近1萬個,凸顯房屋問題的嚴重性。那麼,政府現在有財政盈餘,難道還不應該主要投入拓地和建公屋上?黃海振資深評論員由於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接受了美國步槍協會3,000萬美元贊助,對近日發生在佛羅里達州、造成31人死傷的校園槍擊案表現得非常曖昧。特朗普先是避重就輕、轉移視線地說「聯邦調查局對已經獲得兇手情報,仍然將精力放在『通俄門』事件,錯過拘捕兇犯是失責」;後迫於巨大壓力,「猶抱琵琶半遮面」地稱已經責成司法部「研究」將「撞火槍托」列為違禁品。不痛不癢、花拳繡腿的責成,凸顯特朗普壓根兒就不想「控槍」。和奧巴馬當年在發生校園槍擊案後,積極呼籲、游說議員加緊控槍的態度相比,特朗普明顯是敷衍了事。因為收了步槍協會3,000萬美元款項,特朗普不願揭開每年造成3萬餘人死亡的「槍擊案」,說明美國每條人命價值不到1,000美元。在奧巴馬時代的美國,每當發生槍擊案,控槍呼聲會持續高漲,雖然奧巴馬最終也沒有在「控槍」議題上有所突破,但至少讓人看到當年的白宮所作的努力。美國自2013年以來,各地每年發生了至少500起槍擊案,大約有10萬人遭到槍擊,3萬多人被打死,每天死在槍口下的人數達近百人。「槍擊案」已經成為危害美國人身安全的難解「死結」,內憂外患的特朗普當然不會花精力去冒險解這個結。「抱琵琶遮臉」解不開死結據美國聯邦調查局透露的統計數字,美國一年的暴力犯罪數目超過140萬起,其中70%以上與槍支有關。其中的殺人、搶劫等惡意侵犯案件,更離不開槍支。因為槍,連小學生都可以殺死10幾名老師和同學;因為槍,使美國成為搶劫、強姦等惡性犯罪率最高的國家;因為槍,使美國邊境的販毒集團可以與警察周旋,源源不斷地為2,500萬吸毒者提供「食糧」;也是因為槍,芝加哥黑人區每當夜幕降臨,就會傳出清脆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槍聲。美國步槍協會是利益集團中最強大代表,擁有400萬會員。據協會高層披露,協會會員可在3天內向政客發出50萬個電郵,在關鍵時刻游說國會和政客,使他們作出有利於協會的決定。步槍協會能影響華盛頓政壇,已經成為不亞於五角大樓的強勢組織。美國民主黨2000年總統候選人戈爾敗在布什的手下,關鍵因素就是因為戈爾發表了「收緊槍支」的言論,得罪了步槍協會和軍火商利益。2016年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吸取了戈爾的教訓,早早聲稱自己是打獵愛好者,贊成個人持有槍支。從特朗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控槍取態可以看到,白宮根本沒意思解開「槍擊案」死結。槍擊案成美國安全「癌症」筆者曾經詢問美國朋友,為什麼那麼多美國人有興趣買槍?朋友回答是:「因為感到不安全,所以買槍」。每年3萬多人死於槍擊案,相當於美國12年越南戰爭中死亡軍人總數萬的一半還要多。由於相當一部分槍支掌握在有犯罪前科的危險人物手中,已成為一顆顆定時炸彈。在美國,要正式申請一張持槍證其實不容易,要到警察局填寫申請持有槍支的表格、繳交各種身份證件、遞交至少三名美國公民的擔保信、核對存檔指紋、接受警察面談、經過聯邦調查局審查,證實沒有犯罪記錄等繁瑣程序,才能獲得持槍執照。由於警察的審查嚴格,連有沒有和太太吵過架、有沒有酗酒的習慣、對人是否和善等都列入審查議程,所以從申請到領到執照,大約需要一年的時間。正因為正規申請執照如此繁瑣,不少人、特別是申請執照比較困難的人,就會通過其他「快捷方式」獲得槍支。參觀槍展是一條獲得槍支的捷徑,因為只需要買10美元的門票就可以進入、選購來自世界各地的槍支;在這裡,購槍者只要出示駕駛執照,就可以購到「心頭好」,和在街市買菜一樣方便。步槍協會的特異功能、政客態度的曖昧,使槍擊案成為美國社會安全的「癌症」。

﹛﹛衾岆ㄛ※虷螺貊§燭羲賸景俀珋部﹝﹛﹛暮氪躲賸堤﹝※虷螺貊§婓栳埜倎洘弅徹耋奻ㄛ珨晚杶攫袲散銓羼覂湮虯ㄛ珨晚艘覂Х奻萇弝儂腔景俀誹醴ㄛ虷螺貊佽ㄩ※踏毞俀奻ㄛ硐艘賸珨湮圉ㄛ扂腔酘虯芼輒朣轀ㄛ构腕忳祥賸徽##硐夔燭羲1瘍栳畦泆ㄛ堤懂倎洘珨狟ㄐ§※虷螺貊§桶尨ㄛ祥夔俇姪棹窵睿簀矬ㄛ坻橇腕竭疻熄ㄛ洷咡懂爛遜衄儂頗婬棒珋部艘景俀﹝

﹛﹛魂雄笢ㄛ卼蒂隴﹜匽堎鏗珨俴砆牉戙恀賸嬪麵悝汜腔悝炾汜魂①錶ㄛ賸賤坻蠅腔妗暱嬪麵ㄛ壚泭坻蠅腔撿极砑楊ㄛ嘆療げ嬪悝汜猁疑疑悝炾ㄛ詫衾醱勤嬪麵ㄛ婌梜妅甽埩蝏慪倬繭饑侘﹝

﹛﹛漆瑞﹜栠嫖﹜蜓坒閡腔鳶刓旂芩ㄛ僕肮呿婖賸昹昹爵に曶嬴襯轄睿詢呫僅腔Ч麩瑞跡﹝05禷△搴ardinia珨隅猁問溼腔嬴蚽芢熱ㄩAgiolas,6Mura參禷△碟椒稊蹎ㄛ岆峈賸雛逋藏俴憩珨隅猁善漆晚伄怮栠腔佌侒恦婕﹊橤﹝藝劓絞ヶㄛ硐砑斯覂漆瑞ㄛ伄伄怮栠ㄛ瘓珨戚Vermentino啞に曶嬴﹝蚴恅|Cecile扂蠅冪都瘓善腔昹嶺睿扢嶺赽ㄛ坳蠅眳潔善菁岆妦繫壽炵ˋ苤昹嶺衱岆妦繫寤ˋ昹嶺傖靡衾楊弊控癒碩ㄛ垀籐に曶嬴嬴伎誕旮ㄛ等譴﹜嬴极誕笭ㄛ冪都褫眕覜忳善摁彆﹜窪綸蔆﹜眅蹋﹜捈翌朼祫蕪漟鰍蓗ㄛ夔竭疑華減饜妘昜﹝

﹛﹛﹛﹛※涽⑴砩獗詨§隴溥侀驫站瞳儂凳腔督昢囀搡芼饡懊竺鞶熄驫站瞳儂凳茼絞跦擂嫁肵旯陑翩艙傖酗腔剒猁ㄛ枑鼎梜汜魂桽蹋﹜價掛瓟谿﹜價掛艙葩﹜砱昢諒郤脹督昢ㄛ督昢窐講茼睫磁▲嫁肵腦瞳儂凳價掛寞毓◎脹衄壽弊模梓袧麼氪俴珛梓袧﹝婓葷欱源偶奻茼蕉藉嫁肵跺极船祑ㄛ郪眽蚳珛刱ㄛ峈む秶隅跺俶趙葷欱源偶﹝奻漆315蚥窐督昢厙

﹛﹛秪森ㄛ壽衾※匿拻載§鏍匋腔埽れ﹜朓賂眕摯請楊腔懂盪脹絊嗣源醱ㄛ珩憩笲佽煌蝖﹝濬侔※匿拻載§迵絞華蕨椑妢妗噶器衄瘁薊炵脹疶恀ㄛ載岆衄渾抻坰﹜蕉痐迵旃噶﹝ね袕垀傑鰍怤傑ね袕垀傑鰍變鎮耋ㄗ媼ㄘ縒鼠陓匋酗鏍弊▲す栠瓮祩◎備ㄛ※す檢綜鏜§ㄛ跪揭嗣衄ㄛ祥掘婥﹝涴珩岆婓蜆源祩奻垀夔艘善迵縒鼠玼眈壽腔等情陓洘﹝す檢綜岆紾隴淉迄芵齆拊帝秘譟熇﹝

﹛﹛﹛﹛※醴ヶ涳蔬濬侔詢厒鼠繚妗暱す歙堍俴厒僅湮埮婓90鼠爵/苤奀ㄛ堈腴衾奀厒120鼠爵腔癹厒﹝奧籵徹秷夔炵苀睿陬謙奪諷ㄛ閉撰詢厒鼠繚腔俴陬厒僅蔚湮湮枑詢ㄛ輪ぶ醴梓岆妏す歙厒僅枑汔20%〞30%ㄛ諉輪扢數厒僅﹝森俋ㄛ質牖肅弊詢厒鼠繚祥癹厒ㄛ砩湮瞳郔詢癹厒150鼠爵/苤奀腔眈茼撮扲梓袧ㄛ峈獐庄薿詢厒堈ぶ芼ぢ120鼠爵/苤奀腔扢數厒僅啎隱芩膘撮扲硌梓﹝§蜆蛹孮佫﹝﹛﹛イ陬帤懂腔楷桯源砃岆萇雄趙ㄛ閉撰詢厒鼠繚婓扢數笢赻閡窒撢З調瑲輓﹝

﹛﹛惆耋備ㄛ勤衾藝弊諾濂睿漆濂懂佽ㄛ涴蔚岆珨部堿襞ㄛ藝弊諾濂睿漆濂飲旆笭甡懇衾む衄癹腔耦勦樓蚐儂睿濘湛挐軀儂懂鳳腕嫘滓腔盓厥ㄛ妏腕む桵須儂夔劂滄萋醴梓﹝藝弊腔瑤譫斛剕猁擒菩源漆偉逋劂輪ㄛむ桵儂符夔衄虴華楷閨釬蚚ㄛ涴岆竭峉玸腔﹝﹛﹛※壽衾漿-20腔勍嗣牉誹甡銜瑒衱肢ㄛ§藝弊桵謹迵弊暱恀枙旃噶笢陑腔惆豢玴ㄛ※價衾夤舷善腔唗蹈瘍摯2016爛11堎婓紩漆瑤桯奻謠眈腔2殤漿-20ㄛ笢弊褫夔眒冪秶婖賸祫屾11殤漿-20﹝

﹛﹛珨嶱宎堤鷎邰鷁觸昐嚓ㄛ釭泐夔薯整槽ㄛ坋煦ㄛ岆100弇汜笢菴珨鏽善A脹腔ㄛ珩掩樼鍕9佽譬摋T﹝

﹛﹛1999爛3堎祫2002爛10堎庣蠵佫嘐嘐巷舋厥龢ㄛ2002爛10堎れ庣蠵佫嘐凳硎芧佸鮽耽掩廘祴遘敔龢ㄛ2004爛4堎れ潭庣蠵佫嘐僚玸珛衪頗翋炟﹝1999爛掩馨崨嫌匙珖痲軞苀忨軑軞苀睿す悗梒ㄛ珨撰衭祓悗梒ㄛ2004爛掩忨軑塘蹕佴衭祓悗梒ㄛ2005爛掩忨軑媼撰悕悸悗梒﹝

﹛﹛梀ㄛ奻漆庈чひ⑹佸騇侃漆例婘翹繷っ鉐硊侃漆怡馦暻馦繹侈樓駍謁ひ棣﹝﹛﹛價掛偶①﹛﹛赻2014爛1堎れㄛ苤璨眕媼啃啋祫撓ロ啋祥脹腔歎跡珂綴劃輛梓蛁峈※PRADA§※HERMES§※LOEWE§脹こ齪腔婦睿峓踫脹妀こㄛ甜溫离婓赻撩羲腔苤督蚾虛囀睿峚陓攬衭ㄛ樓歎勤俋种忮﹝涴虳こ齪腔妀こ竭忳辣茩ㄛ苤璨籵徹涴欴腔源宒汜砩酕腕綻綻鳶鳶﹝﹛﹛2014爛8堎12ㄛ牮⑹巖堤垀鏍劑婓坴腔虛囀脤鳳賸※PRADA§※HERMES§※LOEWE§脹こ齪腔畟督﹜衧婦﹜庉こ脹妀こ僕數104璃﹝む笢29璃妀こㄛ冪ヶ扴蛁聊妀梓腔阱佷禷佳盲棆匐匋3慓戔窱馨昄﹝

﹛﹛熏逽瘍楷歎跡峈啋/鼠踝ㄛ奻梀%˙錨忮歎跡峈啋/鼠踝ㄛ奻梀%﹝阨彆ㄩ6跺笭萸潼聆こ笱す歙蠶楷歎跡誕ヶ笚奻梀%ㄛ錨忮歎跡遠掀奻梀%﹝

﹛﹛羲躉宒蹦抭奻ㄛ菴珨部陔珅勤趕擄蝴※帤懂褪撮迵淩妗荌砉§ㄛBangSingaporePte.Ltd.忑炟硒俴夥潭斐宎汸eikoBang釬峈翋厥ㄛ勤趕Freshpitch斐宎ㄛ軞習赫﹜笢弊眭靡槨翹え秶釬佽槽楙婌ㄛ陔荌槽茬ㄗ陔疺ㄘ萇荌恅趙楷桯鼠侗雁岈酗﹜蕾极荌砉珆尨蚳模桲瘀擘ㄛ弊嫘陲源軞晤憮翑燴﹜陲源弝賜軞晤憮嗷旂ㄛ奻漆褪撮湮悝剞攜迵褫弝數呾笢陑翋ㄛ詁噫杅趼褪撮ㄗ奻漆ㄘ衄癹鼠侗斐宎剆旓把麤埮衰DFA陔羸极軞潼CasparSonnen﹝婓部鞠弇樁梅蔚壽蛁荌砉迵褪撮腔睆瓬龕肫遘鷍倞賮ㄛ植荌え掛极﹜羸极楷桯⑸岊﹜褪撮陰霜脹嗣跺源醱桯羲抻枒﹝

﹛﹛珨曆※笢弊漆濂ㄛ扂蠅湍斕蠅隙模§逋眕蠍佶迠ㄛ珨曆※笢弊濂侘遙慒蠍庥扂遘亹邿侕傿褕侉式斜蒰堋醽佹汐﹝萇荌眳俋ㄛ※嗽筐瞳ㄛ忔扂む阰§腔瓬旯儕朸ㄛ※譴忔森汜ㄛ祥蛹妏韜§腔孮庰ㄤㄛ※勛鴃勀ロ賴彌ㄛ硐峈逌弊椐漶接襤捆①輒ㄛ饒笱①覜喳僻薯﹜佶騆倞墾ㄛ植眙扲倛砓晊扥善濂佷羔ㄛ植斐釬氪換菰跤夤笲ㄛ莉汜賸嫘滓腔僕霪﹝﹛﹛※ョ瑙む奀﹜ョ傚む岊§ㄛ涴祥躺岆倛椹閥岌傽藡孔拑譯蚔ㄛ載岆翋唅薺恅趙淏婓醱勤腔※奀§迵※岊§﹝翋霜恅趙腔換畦祥岆Ч俴眵ㄛ奧岆※鯰懫瘃龤˙祥夔Чつ嫩怀ㄛ奧猁※戩迡籪捸﹝憩砉▲綻漆俴雄◎垀換菰腔ㄛ笢弊祥疑桵ㄛ筍植懂祥鷓桵﹝

﹛﹛枆韓奀奀酕瘍岆妦繫雄陬郪藩堍俴48苤奀麼4000鼠爵ㄛ輛俴珨棒珨撰潰党ㄛ釬珛囀搯嬤陬階詢揤炵苀﹜陬囀督昢扢囥﹜陬狟軗俴窒眕摯陬极謗耜腔潰党恄﹝2018爛景堍ぶ潔ㄛす歙藩俀雄陬珨撰潰党33郪,馱釬講掀厘都崝樓賸輪50%﹝隸彃/扜